ZLin_准备考试中

【嘉金嘉无差】写下我的名就是我的人

-随手小段子
-无脑傻白甜

  嘉德罗斯难得地对现况产生了一丝混乱,他很少感到手足无措,可现下他还真的是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试问一觉起来发现恋人变成了一个小孩时该做何打算……虽说无论金的样子有没有变小,他的言行举止都还是很像小孩就是了。

  嘉德罗斯烦躁地挠了挠蓬乱的金发,忽视了仍在熟睡的金,也就等于是忽视了金变小了的这个问题。

  ——不就是个渣渣,就算变小了又怎么样。

  这么想着,嘉德罗斯将衣冠整了整就准备去找雷德与祖玛,但床上的金像是感知到什么似的突然醒了过来,揉揉惺忪的双眼后奶声奶气地唤了一声:「嘉德罗斯?」

  正要离开的嘉德罗斯听见这声叫唤后顿了顿身形,但仅仅是这样还无法撼动他所决定的事,因此嘉德罗斯只是多做了件事。他转了个身看向头发乱翘着的金,金看上去确实是变成了小时候的模样,但仍给了嘉德罗斯一种难以抹灭的熟悉感。

  「在这给我好好待着,自己玩去。」

  说完这句话后嘉德罗斯便转回身子准备迈开步伐,可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态,他临走前又多说了一句话:

  「……等我回来,渣渣。」

  他的眼角似乎瞥到了金柔软的头发上下晃动的幅度。



  当嘉德罗斯回到金这里的时候,毫不意外地金的模样还是他离开前的那副德性,身子变小,面貌也变小,而现在看来,他似乎连心智也变小了。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嘉德罗斯看着金坐在地上拿签字笔画画时一点儿都没有感觉到违和。

  金一看到嘉德罗斯回来就对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并且用他尚未变声的稚嫩童音喊着「嘉嘉抱!」,若是平常嘉德罗斯绝对是会置之不理甚至可能直接一棍子往人脑门敲的,但看着那样期待的小眼神,嘉德罗斯最后还是败下阵来,过去用很不熟练的动作把金给抱了起来。

  「别乱动,掉下去可是你疼。」

  也不知道金有没有把嘉德罗斯的话听进去,一手直接勾上了嘉德罗斯的脖颈,然后把脸贴着嘉德罗斯的蹭了蹭。

  「喂你这渣渣!别把口水抹我脸上!」嘉德罗斯嫌弃地喊道,而金嘿嘿地笑了几声,小手把嘉德罗斯勾得更紧了。见劝导无果,嘉德罗斯咋了一声继续对金道:「你再往我脸上抹一次,我就放手让你摔到地上。」

  「唔……」金嘟着嘴看上去似乎对此有些烦恼,嘉德罗斯以为是金把他的话听进去了,这才有些兴致跟小时候模样的金沟通。

  「你知道你怎么变小的吗?」

  金摇了摇头。

  「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金看了看周围后摇了摇头。

  这些回答都在嘉德罗斯的预料之中,因此面对金的一问三不知他并没有发脾气,反而觉得金这样问什么答什么的模样莫名讨喜。

  「那你到底知道些什么啊,真是渣渣。」嘉德罗斯板着脸道,但这句话完全就是玩笑性质的,他并不期望金能够回答出什么。

  可金并不知道嘉德罗斯的想法,一张小脸突然就皱了起来,似乎是很认真地在想该如何回答嘉德罗斯。而嘉德罗斯见此也没有想要解释的意思,反而有些好奇他最后到底会给出什么样的答案。

  接着金的眼睛突然一亮,朝嘉德罗斯大喊:「等我一下、别乱动喔!」

  嘉德罗斯想着配合一下也无妨便应了声好,连带地接下来金要他把眼睛闭上他也照做了。

  只听到一声笔盖「啵」地被打开的声响,然后就是一道道微凉的触感划过脸颊的感觉。

  ——这渣渣在我脸上画画?!嘉德罗斯不由得有些动气,但他刚开口想说话就被金软软的声音给呵斥了。

  「不是说不动的吗!」

  于是嘉德罗斯只好忍着,等到金说好,他才睁开眼睛冲金道:「你知道的就是把我的脸当纸画?!」

  金似乎被嘉德罗斯吼弄得有些懵,过了一会才无辜地对着嘉德罗斯说:「不是、是姊姊跟我说过,要在自己的东西上面写名字。」

  「……」

  最后嘉德罗斯气愤地在金的额头上写了大大的四个字。



  再最后的最后,金变回来看到嘉德罗斯脸上的字时噗哧地笑了出来,而在看到他的额头时发出了比笑声更大声的哀嚎。

——————
私心觉得无差所以两个tag都打,如果造成不愉快真的很抱歉🙏

评论(2)
热度(43)

ZLin_日常更名。
湾家人。

只会写一些很傻的文。
就只是个存文的地方,非常杂。
关注请慎。

DRRR:我一辈子爱折原临也。
AOTU:cp杂食,洁癖者慎。
BSD:近期回坑,基本杂食,敦芥不逆。
MHA:狂热咔吹,主食all爆。
博多:榎吹猿吹,快变成杂食了。

我写不出角色百万分之一的好,为OOC致歉。

© ZLin_准备考试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