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Lin_准备考试中

【瑞嘉】日思夜想的对象都只能是我

-圣诞贺文

  格瑞是被一道非常熟悉的声音给吵醒的。

  「格瑞!来打一场!」

  ——嘉德罗斯?他怎麽会在这裡?

  这麽想的同时格瑞迅速爬起身,双眼环顾四周寻找着嘉德罗斯的身影,但是经过他再三确认后,却是连个人的影子都没看到。

  ——没有?是错觉吗。

  「喂!格瑞!」

  听到这句话后格瑞忍不住叹了口气。看来这不是错觉,可问题是嘉德罗斯在哪裡?附近都没有看到,那声音听起来也不像是从远方传来的。

  格瑞又再一次搜索了下周围的环境,但最后仍是一无所获,只能听到嘉德罗斯吵吵闹闹的声音不断冒出来而看不见人影。这样令人烦躁的情况就算是格瑞也终于受不了了,索性不找了直接冲着空气道:

  「嘉德罗斯,不管你在哪裡,出来。」

  「你当我不想出来吗?要是能出来我早出来了!」

  听着嘉德罗斯那句气急败坏的话,格瑞陷入了沉思。照理来说,嘉德罗斯的实力是大赛裡数一数二的,应该没有人能困住他或对他做什麽,那唯一能对他动手脚的也就只有——

  ——系统。

  做好初步的猜测后,格瑞打开了终端机,而不出所料,嘉德罗斯金色的身影映在裡头。

  「……嘉德罗斯,你怎麽会跑到这裡面来。」虽是有些讶异,但格瑞依旧如同往常一般,用着波澜不惊的语调问。

  原以为嘉德罗斯会很直爽地说出原因,但没想到他却看了格瑞几眼,然后就撇过头去了,弄得不明所以的格瑞很是烦恼。

  「你一直待在裡面总不是办法,知道原因我们也好做处理。」言意之下,你不配合的话接下来你就要一直被关在裡面了。

  但即使格瑞这麽说了,嘉德罗斯也还是什麽都不肯说。而要是嘉德罗斯自己不肯说,格瑞也没办法逼他说,也就只好由着他去了。

  起初的几天格瑞感觉身旁多了嘉德罗斯的声音也没什麽大不了,毕竟总是比他真的举着神通棍朝自己打过来得好。事实上格瑞甚至觉得嘉德罗斯待在裡面也挺不错的,至少不用防范着什麽偷袭。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嘉德罗斯太吵,常常吸引了野外一些怪物的注意,害得格瑞不得不频繁地去收拾那些被嘉德罗斯的声音吸引过来的怪物。

  随着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格瑞开始莫名感到有些烦躁,至于为什麽格瑞自己也说不清,不过他隐隐约约觉得是嘉德罗斯的缘故。

  嘉德罗斯到底还要维持这个样子多久?这个问题格瑞怎麽想也想不出来,便乾脆直接开口问。

  「嘉德罗斯,你还打算在裡头待多久。」

  「怎麽,想赶人了?我在这也没碍着你吧。」

  嘉德罗斯的语气难得地带了些自暴自弃,这让格瑞感到有些惊奇,但他脸上的表情却依旧没有太大的波动。

  「不,你太吵了,总是把怪物吸引过来——这样你还想说你没碍着我吗。」

  嘉德罗斯很快地回復了以往略带高傲的语调,轻哼一声后满不在乎地回道:「那种杂碎三两下就收拾掉了,根本不算什麽。」

  「要花时间处理就是麻烦。更何况,处理的人是我,不是你。」

  萤幕裡的嘉德罗斯望着格瑞微微皱眉的表情,一时之间没有再做出任何霸道的宣言,而是挠了挠头髮碎念几句后就不再出声。

  经历这次事后嘉德罗斯安分了许多,格瑞也感觉清静了不少,但那股烦躁的感觉却一直在他心头上挥之不去。

  ——原因是嘉德罗斯,一定是。格瑞很肯定这一点,毕竟在嘉德罗斯这样出现以前,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可详细的原因为何,格瑞却一直没能得到解答。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格瑞发觉嘉德罗斯似乎越发烦躁了起来,虽然嘉德罗斯没有多说什麽,但格瑞就是感觉得出来。

  「嘉德罗斯。」格瑞唤了唤萤幕裡的嘉德罗斯,等看到他回过头来才继续说了下去,「你似乎有些烦躁?」

  嘉德罗斯望着格瑞沉默了几秒,然后才用着複杂的表情道:「看得出来?」

  「非常明显。」

  「……那也不干你的事。」说着嘉德罗斯就将头撇了开来,然后自以为不会被听到的小声碎念着。

  但事实上,格瑞听到了,而且听得一清二楚。只是虽然听到了,可格瑞却不是很能理解嘉德罗斯话中的涵义。

  「果然是骗人的吧,把我弄进这鬼地方……」

  「呿,什麽圣诞节……」

  「——愿望根本就没有实现……」

  下意识——真的只是下意识的,格瑞将想说的话直接脱口而出。

  「你许了什麽愿望?」

  嘉德罗斯这才意识到自己说的话都被格瑞听去了,立刻有些乱了阵脚,只得连忙反驳,「什麽愿望,我不知道。」

  「别装傻了,你刚刚都说出来了。」格瑞回想了下嘉德罗斯所说的话,然后进一步说出了自己的推测,「你跑进我的终端机裡该不会就是因为这个吧。」

  「……我不确定,但可能是。」

  「……嘉德罗斯,你到底许了什麽愿望。」

  「放弃吧格瑞,这个我是绝对不会说的。」

  不知道原因为何就无法对症下药,嘉德罗斯不愿意开口这一点真的让格瑞觉得很难办,但好不容易抓到一点头绪了,要是不接着问下去只怕嘉德罗斯要在裡面待更久。

  ——要在裡面待更久。

  闪过这个想法时格瑞愈发焦躁,他之前一直无法理解原因,但总觉得现在好像逐渐明朗了起来——大概是因为不希望嘉德罗斯在继续待在终端机裡面吧。

  ——可是为什麽?

  格瑞不自觉地将视线放到了萤幕裡头的嘉德罗斯身上,那金色的身影一如往常地灿烂耀眼,只是却是令人无法触及的。

  对了,是不希望嘉德罗斯继续待在裡面。

  因为要是他待在裡面,自己就没有办法碰触到他,没办法感受他的温度——

  「嘉德罗斯。」格瑞再一次唤了声,只不过这次的语调更加轻了些,「我想让你快点从这裡面出来。」

  听到这句话后嘉德罗斯的脸立刻塌了下来,「不就是嫌我烦——」

  「不是。我刚刚仔细想过了,不是因为那个。」

  「……那不然呢?」

  「——因为我思念你。我是指,我所能碰触到的你。」

  当格瑞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感觉自己难得地感到了一丝害臊,乾咳了一声后才将视线转移到嘉德罗斯身上。

  这一眼顿时让格瑞放宽了心,因为嘉德罗斯的反应似乎比他这个说的人还要更加激动,整张脸蛋几乎红透了,甚至连耳根都红了。

  「格、格瑞,你……」

  「所以出来吧,嘉德罗斯。你现在出来的话,我还可以答应跟你打一场——」

  结果格瑞那句话的尾音还没落下,他的终端机介面就开始冒出了亮光,一开始是强烈的白光,紧接着而来的便是金色的光,但那道金光逐渐脱离了萤幕,然后扑到了格瑞身上。

  「——格瑞,这是你自己说的,可不能反悔。」

  格瑞把扑过来的嘉德罗斯抱了个满怀,尔后应道:「当然。」

  「不过,嘉德罗斯。」

  「嗯?」

  「你还真的有些沉。」

  ……

  …………

  ………………

  「格瑞!你是不是现在就想跟我打架!」

评论(3)
热度(123)

ZLin_日常更名。
湾家人。

只会写一些很傻的文。
就只是个存文的地方,非常杂。
关注请慎。

DRRR:我一辈子爱折原临也。
AOTU:cp杂食,洁癖者慎。
BSD:近期回坑,基本杂食,敦芥不逆。
MHA:狂热咔吹,主食all爆。
博多:榎吹猿吹,快变成杂食了。

我写不出角色百万分之一的好,为OOC致歉。

© ZLin_准备考试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