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Lin_准备考试中

【瑞嘉】晚安

-假装是格瑞生贺
-甜的
-OOC轻喷qq

  出人意料的,格瑞经常作梦,更是常常在睡梦中被惊醒。

  他梦到的东西很零碎,隐隐约约记得是一片血色,还有悲怆的哭声及尖叫,气氛充满了紧张、压迫,还有更多的是惊慌。

  因此格瑞讨厌作梦,连带着他也讨厌起了睡眠。这件事情原本只有秋知道,但不知道为什麽最近嘉德罗斯也知道了这件事。

  可知道也就算了,更让格瑞烦心的是嘉德罗斯从原本的找他打架便成了催他睡觉,而且还每到晚上就跟到他身旁,美其言是要监督着他入睡。

  如果是其他参赛者这样跟格瑞说,那格瑞早就拿烈斩威胁喝斥,根本不会给他们任何机会。

  可是嘉德罗斯不一样,拿烈斩扬言要跟他打的话,他反而会兴致高昂地迎战;不跟他打好言相劝,他又完全听不进去,更别提什麽乖乖听话了。

  对此格瑞一开始是很头痛的,但却也拿嘉德罗斯没办法,只好随他去了。只是每天晚上身旁多出了一道呼吸及心跳的声音反而让格瑞有些心烦意乱,比之前还要更难入眠了。

  这天晚上,格瑞靠在树干上终於是有些受不了了,於是便朝着一旁的嘉德罗斯问:「嘉德罗斯,我想我的睡眠应该与你无关,你为什麽要如此在意。」

  待他的话消失在夜风中後,夜晚又再一次回复宁静。

  虽然没有立即得到答案,但格瑞知道嘉德罗斯并没有睡着,因此他便静静地等待着回覆。

  「……这还用问?当然是因为把精神养好,打架时才能发挥全部的实力。」

  「嘉德罗斯。」得到这样的回应後格瑞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他就知道嘉德罗斯所想的永远都跟那方面有关,「你听着,不管我有没有养好精神、能不能发挥实力,我都是不会跟你打的,所以你就别再插手管我的睡眠了。」

  说完这句话後,格瑞就偏过头去打算休息了,一方面是因为今天确实有些累了,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觉得嘉德罗斯不会再回话。

  但这样的猜想就在格瑞快要睡着的前一刻被打破了。

  一开始旁边是传出了窸窸窣窣的骚动声,迷迷糊糊间格瑞的直觉判定这样的动静不太像是参赛者前来偷袭,更不像是怪物发动攻击时的声响,於是格瑞便无视了这小小的骚动。

  可接着,格瑞感受到有什麽散发着温热的东西朝自己靠了过来。格瑞原本是要闪的,但那东西却更快地在格瑞的额前落下了一个吻。

  ——是嘉德罗斯。

  还没睁开眼睛前格瑞便如此认定了,原因不是别的,正是来自那道这几天以来伴随着他入睡的那道心跳声。

  只不过那道心跳声此时听来似乎比平常还要快了些。

  格瑞微微张开眼睛,试图看清楚嘉德罗斯接下来的动作,但他却看到眼前闪过一道金黄,接着颈边便多了一道温暖、柔软的触感。

  格瑞分辨出那是嘉德罗斯的围巾,但他却不知道嘉德罗斯的用意。

  就在格瑞决定不再装睡,准备出声询问嘉德罗斯这是在做什麽的时候,格瑞却感觉到肩上多出了一道重量,与之而来的是脸颊被软软的发丝搔过。

  搔癢的感觉让格瑞下意识瑟缩了下,但嘉德罗斯不知道是没发现、还是发现了也没在意,依旧将头靠在格瑞的肩上。

  格瑞第一次这麽近距离地倾听这道轻缓的呼吸声,微弱、绵长……听着听着竟意外地有一股安心的感觉。

  这时候格瑞突然後知後觉地发现,自己似乎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从梦中惊醒了。

  於是格瑞将眼睛闭了起来,将头往旁偏了偏,与嘉德罗斯靠在一起,然後小声地说了句:

  「晚安,嘉德罗斯。」

  过了一会,格瑞感觉围巾被扯了扯,他便睁开一只眼看了下有动静的那一方。

  只见嘉德罗斯扯过一段围巾将自己的脸围了起来,从格瑞的角度来看就只能看到他浸在月光下微泛着光的金发,以及被掩在发丝间泛着红的精致耳廓。

  格瑞忍不住勾起嘴角,闭起眼睛更放松地将重量靠在嘉德罗斯身上,然後在他耳边又轻声道:

  「晚安,嘉德罗斯。」

  「……闭嘴,睡觉。」

  「晚安,格瑞。」

——————

超级短的x
短到我觉得有点对不起x
  

评论(3)
热度(23)

ZLin_日常更名。
湾家人。

只会写一些很傻的文。
就只是个存文的地方,非常杂。
关注请慎。

DRRR:我一辈子爱折原临也。
AOTU:cp杂食,洁癖者慎。
BSD:近期回坑,基本杂食,敦芥不逆。
MHA:狂热咔吹,主食all爆。
博多:榎吹猿吹,快变成杂食了。

我写不出角色百万分之一的好,为OOC致歉。

© ZLin_准备考试中 | Powered by LOFTER